第23章 决裂
作者:四喜奶黄包 更新:2019-12-13

这时,旁边传来一道娇声,语气十分得不客气。

“?姐姐,话可不是你这样说的。当初爷爷去世的时候,子桑只不过是间小小的珠宝公司,如果没有我爸爸这么多年劳心劳力的经营,又怎么会有现在的规模,你们现在怎么好意思提分红?

而且如果当年不是我爸爸好心收留你们兄妹,你们早就不知道在哪里待着了,又怎么会有能力去赌石?怎么现在赌石赢了钱了,就想否认我们家的一切,你们未免也想得太简单了吧!”

说话的正是夏子琪,她刚刚在楼上是得到夏元楠的同意,去夏子?的房间去找那块翡翠如意坠,可是她将夏子?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那个翡翠如意坠。

她不得不再次对夏子?起了疑心,莫非夏子?真的是知道了那块翡翠如意坠的异能,所以才会出现在潘园古玩市场的赌石店里,并且借此赢了自己?

夏子?循声望去,看到夏子琪正站在楼梯口,那一脸犹疑嘲讽的神情,猜出她一定是去自己房间找翡翠如意坠了,可是她不知道那坠子早就融入了自己体内,任谁都找不到。

想着,她嘴角带着嘲讽看向夏子琪,却没有开口。

夏子琪被夏子?这样的目光看得有些毛毛的,连忙走到夏元楠身边,拉着夏元楠的胳膊撒娇道。

“爸,你看?姐姐那是什么眼神,我刚刚又没有说错!”

“琪琪不要理那个白眼狼,也就是你爸好心,才将这对白眼狼当宝贝。也不看看对人家掏心掏肺的,结果就是换来一句应该的,真是养不家啊!”

宁彩蝶在旁帮腔道,她早就对夏子?兄妹看不顺眼了,如果不是夏元楠说他们身上有什么东西,她一早就撵了他们出去,现在听到夏子?这样说,也顾不得夏元楠想要的东西,一心想着怎么将这对兄妹撵出去怎么算!

“好,那我们今天不妨就讲讲清楚。”夏子?其实今天回来,想着再忍过这次,等自己买了房子后,再跟他们撕破脸皮,可现在看来他们根本就不想等下去了,那自己又何必再忍下去。

“元楠你听听,这白眼狼目无尊长,不过就是赌石赢了些钱,就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早知当初就不该收留他们兄妹了,也省得现在难过!”

宁彩蝶皱着眉头瞪向夏子?。

“我目无尊长?请问这里哪里有我的尊长?”夏子?目带嘲讽地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一家人,多年的委曲求全换来的是他们将自己跟哥哥当成草芥一般地践踏,最后更是脸不红心不跳地收了他们的财产,并将他们害死,今生还想当他们的尊长,真是可笑!

“看看这白眼狼说得什么话,这里谁不是你尊长?真是翅膀硬了,都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宁彩蝶拍着身边的沙发喝道。

“呵!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夏子琪也算得上我的尊长了?”夏子?冷笑道。

“行了,你们一人少说一句吧!”夏元楠沉着脸喝道。

“行,不让我说也可以,只是不知道二叔你到底想要小?怎么做?”夏子?收起刚刚的冷笑,一脸平静地看着夏元楠,心中已经猜出他即将会提出的要求。

“小?,其实你二婶本意也是好的,就是不会说话让你误会了,你看你跟小?都还没有成年,贵重的物品放在你们自己那里终归有风险,所以还是交给我们保管为好,当然如果你们需要的时候,我一定都会还给你们的。”夏元楠斟酌了半晌,才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夏子?听后,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笑了起来。

“呵!二叔你是在说笑话吗?贵重物品,我还真不知道我有什么贵重物品在手里,难道说堂堂子桑珠宝集团的董事长竟然将我们兄妹手中仅有的零花钱都看在眼里,想要拿了去?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不介意,只是不知道二叔你丢不丢得起这个人!”

“小?,你怎么说话呢,我在你眼中是那样的人吗?”夏元楠说着眼眶微微发红,好似被夏子?这番话给打击到了一般。

夏子?看着夏元楠露出这样的神情,终是心生不忍,毕竟往日对他们兄妹不好的都是宁彩蝶,夏元楠顶多就是视而不见,加上他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叔叔,于是拉了拉夏子?,低声劝道。

“??,要不还是算了吧!”

夏子?看着面带不忍的夏子?,就知道自己哥哥会心软,说起来也是这夏元楠太会装,如果不是前生亲耳从他口中听到他所做的一切,她估计也会跟夏子?想得一样,认为自己这个二叔顶多就是不作为,其实对他们兄妹并没有多少坏心眼。

但是实际上,所有的坏事都是这个伪君子一般的夏元楠背后主使,宁彩蝶不过就是夏元楠手中的一根枪,为的就是保住他伪善的假面目。

想着,她对夏子?摇了摇头,坚决地说道。

“哥,就算他是我们的叔叔,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夏子?见夏子?一脸的坚决,知道她是打定了主意,虽然心中仍然又不忍,却不想再开口劝说,在他心中还是妹妹第一,而且以夏元楠平日里的表现,自己刚刚的劝说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于是,他闭上了嘴,站到了一边。

夏子?看到自己哥哥的举动,悬在胸口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她真的担心一会儿夏元楠再用什么哀兵之策,她哥哥会心软为他们继续求情,那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

“真是个赔钱货,这还没怎么就开始胳膊肘朝外拐,小?你可要小心,别日后被她卖了还替她数钱呢!”

宁彩蝶见夏子?不吃夏元楠这套,顿时啐了一声,开始挑拨起夏子?跟夏子?之间的关系。

“那不知道二婶当年在家,你的父母是不是也是这样说你来着?”

夏子?毫不客气地反驳道,眼中的不屑仿佛在对宁彩蝶说,你自己莫非不是女的吗?

宁彩蝶被她气得发抖:“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