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夫奴虐
作者:未知 更新:2020-01-22

谁都不曾想到,汪小菲 、大S这场看似甜蜜的大婚,刚结束就迎来了铺天盖地的是非:先是婚礼现场对媒体“严防死守”遭到恶评,接着又因婚礼过程被搜狐CEO张朝阳放上搜狐微博直播而被台湾媒体狠批为厚此薄彼……

面对外界的争议,大S和汪小菲打破缄默,对张朝阳摆起了“脸色”———前日,大S汪小菲二人发布律师函,声称不排除起诉张朝阳的可能。对此,张朝阳昨日下午亦正式发出声明,“不认为我的行为在法律上及朋友道义上有什么过错”。而搜狐公司宣传负责人张平豫则对羊城晚报记者表示:“道歉的应该是大S,绝非我们!”

新人,意见很大

发律师函斥责恶意偷拍

大S汪小菲夫妇向张朝阳发出了律师函,内文称身为宾客的张朝阳,竟在未经他们授权与同意的情况下,私下让搜狐的娱乐记者乔装成宾客,并恶意偷拍所有婚礼过程与细节,甚至基于商业考虑,独家在搜狐网站上公布相关照片及资料,明显侵害了两夫妇的隐私权及肖像权。

汪小菲爆粗与好友决裂

3月24日下午,汪小菲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对张朝阳恶言相向,更一度爆出粗口:“我们两人的婚礼,根本不想别人看到,那些他×的败类!还说独家,我一定采取法律行动!”外传张朝阳是伴郎,汪小菲澄清说:“他(张朝阳)不是伴郎,只是朋友之一,早就告诉他不能拍,他却带着人进来拍,我们之前的友谊已经没有了。”问及汪小菲有没有当面向对方抗议时,汪小菲说:“肯定有跟他说,但他装傻。”

汪小菲表示,婚前他再三要求张朝阳别发微博,没想到对方还是发了:“如果是朋友不会做出这种事,不会不顾及我们的感受,真的很不够意思。”汪小菲再三强调不想把结婚当成作秀:“我知道微博全面失控后,立刻要求大家晚宴不要发微博。我对每个朋友都是公平的。”

徐妈妈哭诉称有人犯规

在汪小菲接受台媒采访的同时,徐妈妈也接受了台湾电视台的采访,她向台媒致歉,称所谓“厚此薄彼”只是误会:“不好意思,没办法照顾媒体。最照顾她(大S)的就是台湾媒体,大家从小就照顾她,但有人要偷拍,高科技就是这样,防不胜防,感谢各位能体谅。”末了,徐妈妈还哽咽说:“我嫁女儿为什么要被大家批评成这样­拜托大家祝福她和小菲。”对于张朝阳的行为,徐妈妈补充说:“一个犯规的人就坏了整场游戏。”

而汪小菲的妈妈张兰也表示自己很委屈:“结婚本身是一个私事。我们跟每一个嘉宾都强调了,不要带手机。我们甚至在每一个嘉宾的房间里都放了注意事项。他(张朝阳)也是个大老板,我们事前都有告知,但总不能搜他包吧,这样太不尊重嘉宾了。”

编外娱记张朝阳

身为搜狐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朝阳的“企业家”身份却明显不如“娱乐圈中人”吸引眼球。早在两年前,张朝阳便开始亲自上阵采访李亚鹏、刘嘉玲 、李冰冰、成龙、高圆圆、胡军 、李湘等多位明星,顺利抢过“娱记”们的饭碗。

在微博出现之后,张朝阳又频频在微博中与明星们“眉来眼去”。他对孙红雷感叹:“感觉娱乐业在爆发,都在赶时间,大冷的天赤条条往水里跳也得跳,条件还比较简陋,不像好莱坞明星都有跟房子一样大的车跟着……”张朝阳还在微博上招呼孙楠 夫人、旅游卫视主持人潘蔚:“欢迎潘蔚,妇女工作正需要人做呢,你当主任吧!”

张朝阳,据理力争

“既不认错,也不道歉”

收到律师函的张朝阳,先是在自己的微博转发了友人一条记录,内容是“昨夜突然呕吐,不知被什么恶心到了”。接着,昨日下午五时,张朝阳通过微博发出声明,着重指出两点:一是自己拍照发微博得到了新人家人的同意;二是自己在得知不能拍照后立即停止了拍照。微博的总结陈词是“既不认错,也不道歉”。以下是张朝阳微博节选:

我在2月12号与汪小菲通话关于租借场地搞相亲大会,汪小菲当即邀请我当他的婚礼的伴郎。我问及搜狐娱乐和微博要不要现场报道,汪说到时再说。

我于3月22日早晨到达三亚,跟汪总秘书通话,了解时间地点,我说要不要搜狐参与一些报道,她说跟汪总问一下。小菲正忙,我就没有直接打电话给他。

我于下午两点到达婚礼所在酒店,碰到很多名人,拍照,发微博,并得到主办方家人默许。3点钟在楼下吃东西时,主办方一秘书找到我,说原本四个伴郎,四个伴娘,(因为)其中一个伴娘没有到,我到得晚,没有参加彩排,所以我就不用当伴郎了。我其实挺高兴,可以四处走动了,我说没问题。

四点多各路宾朋都到达婚礼现场,大家也都忙着拍照,很多人也在发微博。婚礼开始时我坐在第二排,专门问了可不可以拍照发微博,得到家人肯定。我拍到了关键的图片,并发到搜狐微博上,不是因为我在抢,而是因为动作娴熟,成为网上的首发图片。

晚宴开始后,听说台湾媒体在外面抱怨,主持人第一次在台上说大家不要拍照发微博,我才知道婚礼的媒体报道权利给了台湾媒体。大S的助理也到我的餐桌告诉我不要拍了。我因此停拍,后面只是用微博记录了一下现场感受。